跑友分享|重回上马赛道,重温比赛体验,我的上马2016!

跑友分享|重回上马赛道,重温比赛体验,我的上马2016!

参加上马纯属意外,我原计划今年只跑两个全程,上、下半年各一个:3月份的无锡马拉松和9月份的北京马拉松。上马预报名,热心的跑友徐同恒问我:上海这么近,国际金标赛事,你去年参加过,今年中签机会肯定高,报不报?!当时我只是应承:帮我报一下吧,反正不一定中签。


幸运总是眷顾相信机遇的人,抽签当天下午,跑友们在微信群里晒没中签短信,只有范仁铸和曹德云中签。我只是看看,没太在意,直到晚上才注意到手机短信——我中签了!


跑友分享|重回上马赛道,重温比赛体验,我的上马2016!


今年中签难度真大,我们盐城跑吧和谐队共有二十多人报名,仅中3人:曹德云、范仁铸和我,一周后吴文楼补中,清一色去年上马参赛选手。


年中在外做事,我息跑近2个半月,8月1日才恢复跑步。备战北马进行过2次长距离拉练,速度均不快。北马后,自己逐步提高配速,从6分多提到5分多,每隔三四天来次半程。国庆节当天,和好友周国亚在雨中一起拉了全程,轻松跑进4:05,后又跑了一次30公里,配速稳定在5:10—5:20间。临近比赛前一周每天8-10公里放松跑,状态慢慢调整至最佳,力争突破去年的3:52。


中签后,在上海工作的好友徐岱也替我高兴,徐岱是我高中同学、高校校友,已24年没见面。他又邀叶茂和朱海军两位高中同学于赛前晚上小聚。


29日中午,曹德云、吴文楼和我一行3人乘大巴前往上海,下午4点半到站,走出车站,常年在上海工作的范仁铸兄已在站外迎候我们。


考虑可能出现交通拥堵,我们直接从车站打车前往黄浦江畔的正大广场,刚进入预订餐厅,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士走进来,环视我们,最后眼光落到我身上,伸出双手紧紧握住我,激动地说:“你是国勤啊,没变,没变!失联24年,夏天才知道你下落,今天终于见面了!”我才意识到他就是徐岱:学生时代圆润的脸庞变得棱角分明,身型健硕,十分精神。交谈中得知,这么多年,工作之余他一直坚持锻炼,现在除了正常在健身房健身,还时不时地到户外跑上10公里。


不一会,叶茂和朱建军来了。叶茂高中阶段是学校足球队主力,曾随队获得江苏省中学生足球比赛第二名,现在只是略胖,一有闲暇还会上场踢两脚,这次上马陪女儿一起参加亲子跑。朱海军中学期间是篮球好手,现在喜欢快走。多年不见,叙不尽的同窗情,谈不尽的健身体验,时间不知不觉到了9点半。因第2天参赛,我们只得起身告别。


10点住进酒店,早4点半起床,各自简单地吃些东西,整理好自己的参赛装束,立即打车赶赴比赛现场。今年到达现场比去年迟一点,寄存好参赛包,排完小便,步入C区,赛道已挤满选手。主席台离C区很远,只能看到附近一个热身台上健身嘉宾不停地做着示范,赛道太过拥挤,大家都动弹不得,无法进行赛前热身,周遭各种声音模糊了主持人和嘉宾的赛前动员。


刚过7点,前方选手开始移动,人群有所松动,缓慢向前挪动,终于看清比赛计时显示屏不停跳动着逝去的时间,5分20秒,顺利通过比赛芯片感应垫,我的上马之旅开始了!


熟悉的赛道,拥挤的人群,一开始就感觉特亲切,由于站得太靠后(去年2分40秒通过),向前奔跑十分困难,只要人群中出现间隙就侧身而过,不知不觉拐进一段青石路,刚踏上青石路,一位选手从后面冲过来,摆动的左臂重重砸在我右下颌上,瞬间麻木,而他右臂顺势打到我右前方一位女选手左侧脸上,这位女选手立即捂着脸跑向路边。我缓过神,继续跑。


我意识到,自己如果一味突围向前,在这拥挤的赛道中,难免会碰到其他选手,正像刚才那位选手碰到我和女选手一样,影响别人的参赛体验,一直到15公里都是“随大流”,跟随拥挤的大部队稳健向前。15公里后,全、半程选手分道扬镳,赛道宽阔多了,稍微提点速,30公里耗时2小时56分,心里盘算着,以当前配速根本进不了4小时,再提速没那能力,于是放慢脚步,开始轻松跑。


34公里后,感觉身后有位呼吸急促、脚步沉重的选手紧追不舍,我快TA也快,我慢TA也慢。回头一瞧,是位身印“中国老兵”的中年人,见我看他,笑了笑:“跑不动了,想走。看你速度不快,跟得上,就在你后面。”我没吱声,放慢脚步与他并肩而行。刚过38公里,他突然减速开始走,我陪他走了几十米,拍拍他肩膀向他告别:“只剩4公里了,兄弟,不着急,我先向前。”


再次上路轻松多了,这时赛道上已有不少选手或慢跑或行走。40公里处,一位小伙手按着右大腿一瘸一拐走向路边。我停下来,来到他身边,问怎么了,他说右大腿前内侧肌肉有点紧,一跑就疼。我说,可能要抽筋吧。指导他扶着隔离栏,右脚前掌抵住路牙,脚后跟使劲往下压。问怎么样,他说还是不舒服。我蹲下,把他右腿搁在腿上,紧握他前脚掌,使劲往上瓣,他疼得呲牙咧嘴。放下腿,双手抓住他感觉不舒服的右大腿内侧,使劲捏了两下,疼得他叫起来。我起身,说可能会好些,他走了两步,感觉好多了,陪他慢跑了一会,才放心离开。


不知不觉通过一条高架,两侧观众越来越多,顺着赛道向前,很快进入虹口体育场,提速冲向终点,我的比赛顺利结束了!


走出体育馆,听到赛道外有人喊我,定睛一看,是好友戴朝晖!领取奖牌和补给,领回参赛包,给家人报平安。然后联系戴朝晖到所住酒店楼下会合,由于酒店在赛道外,而赛道在比赛期间封闭,禁止通行,我俩各自在体育馆外转了一大圈,没允许过去。临近1点,比赛接近尾声,在安保人员的指引下,我和戴朝晖才穿过赛道,来到酒店。不久,顺利完赛的吴文楼和曹德云也结伴返回酒店。


这次最佩服吴文楼,由于赛前右侧臀部肌肉拉伤,比赛一出发就有意识慢跑,但过了10公里受伤处开始隐隐作痛,仍忍着剧痛坚持跑完。


本次上马比赛日天气真的很好,而我这次备战比去年更充分,身体状况更好,本准备冲击去年成绩,但在3公里处被冲撞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:比赛过程中,不能只考虑自己目标,要顾及其他选手。尊重其他选手,这既是个人修养,也是赛道礼仪。相对于去年成绩,虽慢了近21分钟,但收获更多。


跑友分享|重回上马赛道,重温比赛体验,我的上马2016!


感谢戴朝晖赛后对我们的款待,平时爱跑步的她,第一次感受这种大赛氛围。决心加大跑步力度,力争参加路跑。我们相约,一旦她决定参加比赛,报名时一定要捎上我,我会赶来陪跑的。


上马是离我们盐城最近的全马金牌赛事,只要时间允许,我会每年参加。我爱上马,很享受在这拥挤的城市赛道上奔跑的感觉!



2016上海马拉松  C17050号选手   王国勤

转载前请与跑步圣经联系[微信号:runningbible]

跑友分享|重回上马赛道,重温比赛体验,我的上马2016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